韩浩月

《西游记之女儿国》:一场禁欲系恋爱

发布了长文章: 《西游记之女儿国》:一场禁欲系恋爱

点击查看

《西游记之女儿国》:一场禁欲系恋爱



春节档,王晶的《澳门风云》系列已经走到尽头,但郑保瑞的《西游记》系列,仍保持强劲的势头,《西游记之女儿国》取得了不错的预售成绩,这表明,作为最成功的IP,对《西游记》的开发,暂时还未有衰竭的迹象。


三部《西游记》电影,已经基本形成了独特的“郑保瑞”风格。在诸多由《西游记》衍生的影视剧作品里,也唯有郑保瑞作品,具有了规模影响。在杨洁导演的1987版《西游记》、周星驰导演的1995版《大话西游》之后,尽管郑保瑞作品仍承受贬褒不一的压力,但在对诠释“西游”话语权的抢夺方面,郑保瑞成功了。


第一部《大闹天宫》,第二部《三打白骨精》,相对于前两部,第三部《女儿国》的选题价值稍弱了些。毕竟郑保瑞的《西游记》系列,最大的卖点还是“真人魔幻动作IMAX-3D”,而《女儿国》则是众所周知的情感故事,当唐僧与女儿国国王成为主角,孙悟空的戏份被削弱,观众会买账吗。


对此郑保瑞的处理方式是,巩固《女儿国》的喜剧底色,师徒四人之间的插科打诨,女儿国的美女们与师徒四人的幽默互动,为《西游记》原有的暗黑风格提供了平缓的转型铺垫;强化女儿国国王与唐僧之间的感情联系,把原著中未完全展开的情感纠葛,用现代视角进行一次新的解读;与此同时,设置忘川河神这个同时具备深情与暴躁两种性格的角色,维持电影的大片素质。


女儿国国王与唐僧的感情深度表达到哪一个层面才合适,这是对郑保瑞的另一个考验,受原著描写的约束,以及一些宗教禁忌,郑保瑞是不会过于冒进的,否则非但不会激发观众对这段感情的美好感受,反而会让观众隐约觉得一段纯粹的感情受到了冒犯。


就实际的效果看,郑保瑞处理感情戏的方式与手段,是保守的。影片里没有出现“儿童不宜”的情色镜头,甚至连稍微过火的带颜色的笑话也没有,赵丽颖饰演的女儿国国王对冯绍峰饰演的唐僧最动情的表达动作,也不过是用手扯一下唐僧的衣袖,两人在影片中,甚至连手与手的触碰都没有。国王与唐僧之间,不像是爱情,更像是彼此充满依恋的童年玩伴式的友情。他们之间的告别,也并非特别痛苦,更接近幼儿园毕业的孩子因为不能再一起玩跳房子而感到遗憾。


这样的讲述是聪明的。女儿国是一个不允许产生欲望的地盘。女人们想生孩子,都是依靠喝子母河的河水才能怀孕。按照时髦的说法,女儿国里的人,个个都是禁欲系。如果师徒四人的闯入,瞬间让女儿国变成“天上人间”,这显然太过冒进。


在中国的传统审美里,去除掉欲望元素的唯美爱情,一直享有很高的地位。当然用现代的眼光看,这太残忍也太不符合情理。可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在欲望河流的时代,人们越是希望看到清新的爱情,不知这是否是补偿心理的体现。


可以预测:《西游记之女儿国》女观众会比男观众更喜欢一些。这是一部女性视角的电影,带有温暖的、柔软的女性气质。国王与唐僧的感情也好,河神与国师的感情也好,都弥漫着一股女性浪漫主义的想象。尤其是国师,从未见过河神的真实面孔,仅仅凭借被他拥抱的感觉,就在她的想象力与之建立了漫长的恋爱长跑关系……这是自琼瑶以来,一直颇受女读者、女观众喜爱的爱情模式。


郑保瑞也不掩饰自己对女权主义的推崇,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情节是,师徒四人因为误喝了子母河的水肚子都大了,他们瞬间由男子汉变成为柔情万种的“母亲”,表达对肚子里孩子的喜爱,几近溢出的依恋情绪,在让人爆笑之余,也不由进行了一次身份换位。女观众会在“你们也有今天”这样的快意中,得到一次情绪释放。


三部电影之后,郑保瑞的《西游记》会进入越来越难拍的阶段,但只要在保证基本娱乐看点的基础上,往里面加一些现代的、新鲜的元素,他的这本改编生意经就一直能念下去。


《我的影子在奔跑》:风格淡然内在文学汁液却丰富的电影

发布了长文章:《我的影子在奔跑》:风格淡然内在文学汁液却丰富的电影

点击查看

正能量是娱乐产品不可或缺的一只“口红”

发布了长文章:正能量是娱乐产品不可或缺的一只“口红”

点击查看

2017电视剧盘点:中年审美博弈新锐制作

发布了长文章:2017电视剧盘点:中年审美博弈新锐制作

点击查看

2017盘点 电视剧 十佳电视剧 

《生活相对论》:对理想生活的探寻永远不会停止

发布了长文章:《生活相对论》:对理想生活的探寻永远不会停止

点击查看

《生活相对论》的一切嘉宾人选、一切内容呈现以及一切潜在的价值语言,都指向了对“理想生活”的观察、思考与讨论。

《中国戏曲大会》:比推广戏曲作品更重要的是普及戏曲文化

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等节目之后,央视又推出了《中国戏曲大会》。节目采取综艺的形式,来普及戏曲知识、增强观众戏曲欣赏能力。这个做法虽然冲淡了节目主题的凝练性,可能会让一些戏迷觉得不过瘾,但对普通观众而言,“零门槛”是迈开戏曲欣赏教育第一步的必然做法。


戏曲从来没有完全缺席人们的生活,在许多文化底蕴浓厚的城市,无论高档场所还是平民消费的茶馆,都不乏有戏曲表演助兴,但戏曲毕竟已经远离我们的生活,在由电影、综艺、电视剧等构成的大众流行文化冲击下,戏曲的被边缘化不可阻挡。观赏戏曲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陌生的体验。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戏曲大会》所做的事情,不可被定位于“复兴戏曲”,这难以承受之重,会让制作者无所适从。这档节目的最大价值,在于用当下观众感兴趣的形式,来普及戏曲基础教育。让看电视的戏曲观众,产生强烈的看现场的愿望,也应是《中国戏曲大会》的努力方向。


在《中国戏曲大会》中,穿插了短小但精粹的戏曲表演,答题者会根据表演内容来回答问题。这些表演长不过三五分钟,是社交媒体时代网民观看一段视频的最佳时长,在观众对戏曲表演产生“不耐烦”心理之前,节目看点就转向了专家点评。事实上和之前的几版“大会”节目一样,专家点评才是观众更感兴趣的环节。戏曲背后的历史、人物与知识,能够与观众兴趣点产生更广泛的衔接。当拥有了一定的知识背景之后再去欣赏戏曲,自然就更能沉浸其中,得到“外行”所无法体会的乐趣。因此,比推广戏曲更重要的,当是普及与戏曲紧密相关的文化。


前不久,中央四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戏曲进校园的实施意见》。《意见》做了许多宏观上的规划,需要许多执行层面上的落实,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利好是,有条件省区市的学生们拥有了每年都可以免费看戏的机会。当然,免费也不见得多数学生都爱看,但起码传达了《意见》的一种“零门槛”姿态。以免费为基础展开的校园戏曲教育,有一个很好的想象空间——在庞大的学生群体基数上,哪怕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孩子对戏曲产生了兴趣,那么他们就会成为未来的观众群,戏曲被边缘化的速度就会减缓,甚至有可能在局部地区重新进入主流娱乐消费。


扩大萎缩的戏曲观众群,从孩子抓起是长远打算。中近期打算也不得不考虑,把最有消费愿望和消费能力的成年人,吸引到戏曲观众中来,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中国戏曲大会》正在做这样的事情,并且效果不错,但如果想要把节目的成功思维扩大化,取得更大的影响,恐怕还是要大胆地转变一下思路,比如,在肯定戏曲是传统文化中的瑰宝这一事实之余,可不可以不只用“传统文化”眼光去包装戏曲?有生命力的艺术形式,总是要跟随时代变迁有所变化的,梅兰芳先生顶着巨大压力也要搞京剧创新,他把京剧带到了一个高点,梅葆玖先生谈京剧创新,曾主张交响乐进京剧,还表示过自己试图听迈克尔•杰克逊的专辑获取一些新想法……


如果说戏曲创新要在正源、守本的前提下大胆改革,那么戏曲推广则应摆脱各种沉重束缚,在包装、营销方面,多点儿思路甚至多点儿花样。哪怕引起点争议也没啥,戏曲进入不了大众话题圈、慢慢被遗忘,恐怕也与长期无争议不无关系。


要知道,戏曲是要在无数沉迷于平台社交、智能娱乐的数字产品消费者中争取观众,如果没有令人耳目一新、精神为之一振的吸引力,如何能让那些每天低头刷微博、刷朋友圈、打“王者农药”的网民们,对戏曲投以青眼?


别觉得戏曲只要还有一小部分人喜欢、能成为小众艺术就满足了,多少年来,正是这种清高思维,才让戏曲与观众之间产生了距离。

“1小时写诗20首”,这个笑话家长们千万别信


韩浩月


有家注册在内蒙古总部也在内蒙古的公司,于上海开设了12家分公司,主要业务是以私塾的形式,展开“脑立方”培训,这些培训班的神奇之处,是能够让孩子“过目不忘”、“蒙眼辨色”、“七天成诗人”……其中“1小时写诗20首”的说法,蒙蔽了不少家长报名。据报道该公司在全国的学员超过2万名。


没在上海教育行政部门备案,这就意味着“脑立方”培训属于非法办学,但该公司法人有狡辩理由,声称他们从事的不是“教育培训”,而是“潜能开发,属于一种能力训练”。忽悠家长时,假借“教育培训”的名义,对付管理部门时,说是一种“技能训练”,这家公司的做法是典型的坏,它坏就坏在“欺上瞒下”,为了赚钱,连良心都不要了。


和骗子公司谈良心是谈不通的,但可以和家长们谈谈常识。《三国演义》中的张松、东汉思想家王充、唐朝学士常敬忠……中国文学名著和历史传说中,的确有不少“过目不忘”的例子,但要知道,这些例子要么是一种文学渲染,要么是当事人博闻强记,在现代教育中,并不具备可复制性。况且,孩子因为个体差异的存在,顶多是一些孩子记得多些、一些孩子记得少些,能达到高标准“过目不忘”的人,实属罕见。“蒙眼辨色”更是没有任何现实存在的可能性,除非魔术师能实现,但实现的前提也是通过造假的方式。


至于“七天成诗人”,相信这个说法的家长,恐怕是对曹植“七步成诗”的典故太过于迷恋了。“七步成诗”是不是虚构另当别论,就算参加“脑立方”的孩子,通过七天的学习后能写出诗来,但鉴于诗无标准可循,硬把一个长句子分成几段说成是诗,谁也反驳不了。“1小时写诗20首”更像个笑话,网上流行写诗机器人,培训方和家长们抱着这个目标来培养孩子,真是把孩子当机器人看了。有这样的家长,是孩子的悲哀。


培训班不能坏,仅仅要求这些培训班的主办者尊重知识、尊重孩子是不够的,还需要教育、工商、公安等部门,对培训机构进行严格的审核,发现有欺诈行为,要依照有关规定进行强有力的惩罚,罚到这些机构不敢随便开班骗钱。


现在的孩子们不容易,除了要正常上课、完成学校里的学业外,下课后、周末、假期,还要满足家长的期望,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小小年纪失去了太多的欢乐时光。家长们要理性看待孩子的成绩,别总头脑发热,看了一纸宣传单、听了一堂试听课,就忙不迭为骗子送上血汗钱、为孩子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如果没有那么多家长的趋之若鹜,就不会有众多打擦边球的培训机构随便编个名目就开班收钱。在谴责这些培训机构利用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理招摇撞骗时,也应提醒家长们擦亮眼睛,别蠢到失去了基本的辨别力,成为骗子公司案板上的鱼肉——1小时能写20首诗,这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每天陪孩子开开心心玩一个小时,反倒更能促进他们健康成长。


好片如何不下跪也能引关注

方励下跪求排片之后,也有人效仿,被骂得狗血喷头之后,就匆匆收场了,压根没人记住。这次《闪光少女》宣发团队下跪,虽然也获得了一致差评,但吊诡的是,居然获得了一定的宣传效果,堪称该宣发团队对《闪光少女》做出的最大“贡献”。


“闪跪”很容易,做几块牌子挡住脸,找好位置方便摄影师拍照,然后跪下就可以了,成本几十块钱,换来如此大的曝光量,在“骂声也是注意力”的今天,别看有不少网友表态“痛恨道德绑架,坚决不看”,实际上还是会有不少人因此这次下跪去影院的。


“闪跪”真的“赢了”。它赢在成功地挂靠了90后群体,让整个年轻人队伍为这几位宣发人员背了锅。年轻人没从业经验,年轻人只有一腔热血,这只是一种借口,热血不是这么用的,这么用就成狗血了。按道理讲,年轻人正处在想法新奇、创意力旺盛的时期,本该为影片在公映前后有精心的准备,“闪跪族”没能完成任务已经错了,再用下跪为一部口碑很好的影片“抹黑”,更是错上加错。


“闪跪”赢得不光彩,在一些从业者看来,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刷底线不仅在娱乐业,在其他行业也早已屡见不鲜。只要这次有效,不排除还会有人继续跪下去。骂并不是阻止类似行为发生的最好办法,视而不见、置之不理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但话说回来,面对这种让人不吐不快的行为,真的难以让人做到保持沉默。


去年5月,方励惊人一跪,为《百鸟朝凤》换回了近9000万元票房,当时也是骂声一片,但也有不少声音,对方励的做法不认同但却表示理解。


方励当时的下跪,有诸多复杂的因素在,他是在许多人不看好、明知会赔钱的状况下,接下了《百鸟朝凤》的发行工作,《百鸟朝凤》是吴天明导演的遗作,方励对吴天明有着尊崇之情,再加上文艺片的处境艰难,方励的下跪,是融合了感情与情怀在内的。


但方励的下跪,的确也开了一个不好的头,他跪的深意没被人了解到,跪回的9000万元票房却被记住了。《闪光少女》宣发团队的下跪之举,已经失去了解读空间,只剩下了赤裸裸的利益追求。


理解方励,但却不原谅“闪跪”,这不是用两套标准来衡量同一行为。方励当时的做法,首先是让人感到意外,而“闪跪”这次,则是让人厌烦,是典型的东施效颦。


烂片票房高,佳作票房低,这几乎成了电影业的一道铁律。不止是《闪光少女》,一些口碑很好的影片,也都默默地“影院一日游”后下线了。好片如何不下跪也能引起关注,或是“闪跪”之下应该讨论的话题。


有野心的创作者,如果在要口碑的同时也想要票房,那么在创作之前的故事定位方面,就要有市场意识,要主动与市场结合、参考观众的审美口味。有些好片,的确是为了满足导演个人野心拍的,从来没考虑过市场什么事,这样的影片公映后少人关注,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好的电影,业界缺乏系统的支持与鼓励体系。经常可以看到,社交媒体上一些导演、明星自发地为某部佳片做推荐,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声音与动作了。电影业界可以考虑成立一个类似于“佳作推荐委员会”之类的组织,发现并遴选好片,调动业内资源,对于好片进行有力的推广,以弥补影片自身推广能力的不足。


好的宣发可以为影片锦上添花,但千万不要本末倒置,认为宣发的重要性高过影片质量。前几年的确有影片依靠出色的营销获得了高票房,但现在观众已经对影片营销有了免疫力,不会那么轻易被忽悠进影院了。所以具体到宣发工作时,相关从业者最应该做的是花点力气,从影片内容方面找亮点,帮助更多观众去了解故事,触发观众的观看兴趣,而不是迷恋于“独辟蹊径”。


想让一部好电影走进更多人的视线,方法总是有的,千万别再跪了。

大妈怼交警,别只关注雷人话语

又一个大妈成为众矢之的。来自江苏徐州的她,因为闯红灯而被交警处罚,非但不肯认错,还说出了这样的雷人话:“我明天还要继续违章,你再罚一次,我就是不差钱。”


大妈怼得交警很无奈,网友怼得大妈很激烈,“罚钱还是罚少了”,“缺乏规则意识”,“撞死活该”……一起普通的交通处罚事件,衍生成为社交媒体上常见的吐槽狂欢。


诚然,大妈闯了红灯是错,交警开出罚单也是职责使然,但在大妈雷人话语的背后,还有一些现实中难解的状况,在困扰着人们对路权的认知。大妈怼交警,网友只关注到了她的情绪失控,却没有发现“闯红灯”作为城市生活中最常见的违法行为,背后隐藏着多少问题。


首先,针对行人的交通违章罚款,没有形成常态化执法。受警力所限,查处行人闯红灯,只能在个别时间段对极少数人进行处罚,这导致了行人的抵触心理:闯红灯的人那么多,为何单单处罚我一个?大妈的雷人话语,很有可能是基于这种心理说出的。


如果处罚行人闯红灯,能像查酒驾、拍摄汽车闯红灯那么严厉,想必经过一段时间的施行,能够快速地让规则意识深入人心。但就国情而言,绝大多数城市做不到像新加坡那样对闯红灯、随地吐痰进行严厉惩罚。因此中国城市必然面对“低成本违法”带来的管理混乱问题,这才是解决大妈闯红灯的关键,想要彻底杜绝市民闯红灯行为,必然要付出相应的行政成本,单靠交警罚款想要解决问题未免太乐观。


其次,公共意识的培养,单靠罚款是没法达到良好效果的。坦白说,一次闯红灯罚款20元也好40元也好,并不足以警戒违法者,哪怕如网友所言“罚款500元”,就算大妈不闯红灯了,一样也有不差钱的人去闯红灯。相对于罚款,更好的做法是提升市民对城市规则的主动捍卫意识。这就意味着,城市管理者需要付出足够的智慧,拿出足够有说服力的行动,来对市民的言行举止进行规范。遗憾的是,做这种事情对管理者而言往往意味着耗时费心,还不如提升罚款额度来得更有效果。


还有,对大妈闯红灯的行为不宜上纲上线。虽然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有钱就能搞定一切的观念普遍存在,但大妈的“不差钱”说法,并不见得就是“炫富”和贬低交警。既然闯了红灯被交警抓个正着,那就按当地关于闯红灯的现有规定去处罚,不宜对大妈的雷人话语做过多解读。


比嘲讽大妈更值得去做的事情是,反思我们的道路交通管理,是不是还有改善的空间,比如机动车占行人道的问题,比如个别路口红绿灯设置不合理的问题,比如过街天桥和地下行人通道的新建与扩建问题等。


当然,最根本的问题仍然是提升行人的交通安全意识和文明交通素质。但既然没法在短时间内收到良好效果,就不妨多开动脑筋,从基础设施、技术水平和情感关怀等层面,主动降低行人违反交通法规的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