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奶奶作家”加入中国作协真的励志吗

在中国作协公布的2015年新会员名单中,有一位78岁高龄的会员引起了特别关注,这位名叫姜淑梅的会员,出版过两本书,此前已是黑龙江作协会员。
 
毋庸讳言,姜淑梅从431位新会员当中脱颖而出,主要原因是她奶奶级的年龄,在传统家庭模式中,78岁老人多含饴弄孙,安享晚年,而姜淑梅还愿意伏案写作,并且取得了公认的最高成就,这很难不成为新闻。
 
对于认同体制内写作的人而言,加入中国作协,起码在过去漫长一个阶段,是进去中国最高文学殿堂的主要标志,有别的写作老人,终身以进入作协为目标,想要寻找的,自然是文学内外所有的荣誉感。
 
不了解文学体制的人,乃至平民百姓,也会对成为作协会员的人,抱有尊敬之心,这是长期以来存在于民间的文学崇拜情结使然。七八十年代,有作家在报纸上发表了一个短篇小说就一举成名,改变人生命运,因此,直到今天,还会有不少人觉得,文学隐隐约约与名利、事业等,具有隐秘的联系。
 
哪怕经历了九十年代文学被边缘化,新世纪文学被彻底商业化,文学依然受惯性观念影响,是公众心目中的“落魄贵族”。人们可以对网络写手的勤奋卖力无动于衷,觉得那不过是一种职业,但当看到一位高龄老奶奶仍怀文学梦时,很难忍住不去为她鼓掌。
 
奶奶作家写什么题材,写的好不好已经不重要,图书出版以及加入作协,一定程度上证实了她的实力。
 
当然,时代发展也给了更多不愿加入作协或者无法加入作协的人更多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不少有名的作家也同样拥有知名度和销量。加不加入作协,不再是衡量一位作家主要价值的标准。甚至一些本来是会员的作家,以退出作协来标榜自己从此恢复自由撰稿人身份。
 
有人看重作协,以加入为荣,这表明作协仍有其存在价值。有年收入上千万的网络作家,也选择了成为作协会员,来为自己的写作加冕,当然他们也清楚,成为会员与否,对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准,并无显著的帮助,作协会员在今天,更多是一项荣誉,带来的更多是一种被体制认同的自豪感,顺带着,也许会对提升作者的市场影响力有所帮助。
 
有人认为奶奶作家加入中国作协“很励志”,不明白这有什么励志的,励志这个说法本身,是在漠视她写作本身,而只对她的年龄感兴趣。齐邦媛在她86的时候写作出版了《巨流河》,没见过有人说她励志的。对一位写作者最大的尊重,是讨论其作品,而非用世俗的标准来卡位,论证其是否为一位励志的、有廉价新闻价值的作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