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战火中的芭蕾》:战争片很难看到大团圆

今年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闭目影片的《战火中的芭蕾》公映了,这部电影的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有“俄国的斯皮尔伯格”之称,但这部电影不是他的独美之作,中国导演董亚春也是该片导演,所以在这部电影中同时体会到两种不同但却一样强烈的中、俄两种风格,不要觉得意外。

这部中俄合拍片讲述的是日本投降之前发生在东北边境小镇上的故事,东北抗联部队和苏联红军联手消灭了最后一股企图负隅顽抗的日军。没有什么比胜利曙光到来之前的牺牲更让人痛心了,观众内心盼望着影片能有一个团圆的结局,这种盼望放在一般的剧情片那里也就会实现了,但战争片不一样,战争会撕裂人们的正常生活,战争电影也一样会撕裂观众的美好盼望。

因为战争是残忍的。愈是在残忍环境中开放的花朵愈是灿烂。意外受伤的俄罗斯士兵被一个中国家庭救起,这个中国家庭冒着被日本兵发现的巨大风险,帮士兵治好了枪伤,他家学习芭蕾舞蹈的女儿小鹅儿也对这名俄罗斯士兵产生了好感。战火中的恋情还没来得急经受生活的滋养与磨损,就被战争最后的炮火所摧毁,小鹅儿在和平时期的舞台中央跳起优美的芭蕾舞,每个人都从她的动作中读到了悲伤。

跳芭蕾舞的角色以及芭蕾舞,是影片中最重要的要素,这个要素甚至要超过它的战争题材,当然换成别的角色,故事也一样成立,只是会缺少一些专属于芭蕾的凄美,芭蕾这种脚尖上的艺术,与无情的枪尖上的灼热相遇,受伤的自然是前者。因此影片的主题显而易见,战火中不该出现芭蕾,即便有芭蕾,也不应该绽放,即便绽放,也不应该受到伤害,但偏偏在战争时期不忘自己跳芭蕾舞愿望的女孩,成了战争最直接的受害者。

除了男女主角,影片还塑造了一个东北边民的群体形象,他们在战争的威胁下,隐忍但坚韧,恐惧的同时又勇敢,他们用善良去呵护为他们的自由而征战的士兵,用怒火去燃烧侵略者。在决战时刻,小镇上的成年人纷纷手持铁锨、砍刀等弱势武器加入到了战争中,这种飞蛾扑火般的牺牲精神背后,隐藏着他们想要摆脱被奴役的强烈愿望,真正的告诉了观众,争取自由是需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影片里被迫为日军服务的中国列车司机令人印象深刻,他同时具备一个农民的智慧和一个军人的果敢,为了避免更多同乡被杀,他承认是自己杀死了日军士兵,并驾驶飞驰的日军火车与日军迎头来而的另一辆火车相撞,这种牺牲不可谓不惨烈。无论东西方的战争题材电影,都不会缺少这样的个体英雄人物,他们的故事,值得被铭记。

在拍摄层面上,创作者为电影的影像风格中,注入了一定量的诗意,这诗意自然不是为战争涂抹悲壮包装,而是想要体现被战火笼罩下的平凡人,依然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期间,这部作品值得想要回顾那段历史的观众去观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