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电影需要影评吗,我眼中“影评的意义”

电影需要影评吗,此刻这已成为一个令人焦灼的问题,一方面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如野马脱缰,影评被踩在马蹄下,几乎等于无声,另一方面,每位观众都成了新媒体时代的影评人,影评可以毁掉一部电影的口碑,也可以成就一部电影的票房。影评之于电影,如同补品之于病人,治不了病,但仍有强根固本的功效。虽然写影评的人,都期望影评如毒药或解药,发表出去之后,有立竿见影的影响。


毒药APP的推出,集纳了书评与影评两大功能,但受电影业的强势地位和话题衍生能力的影响,影评时常占据重要位置。评论电影,有资深的豆瓣,也有自媒体性质的微博和朋友圈,还需不需要一个新的平台?一直强调要慢下来做产品的毒药,努力在证实自己是被需要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断的改版,毒药在服务于用户的同时,也渐渐凸显出服务于产业的功能。


专业的影评人的确能让一部电影身败名裂,如当年周黎明、史航对《小时代》的毒舌,就直接奠定了后来舆论对续集的定调。但影评最终还是大众声音的集散,《捉妖记》的票房记录背后,就是一条条大众影评累积的结果。所以无论来自专业影评人的评论公正与否,都不会影响大众对一部电影的基本评价,没有一部被骂烂片的电影是冤枉的,也不会有一部电影的品质会被时间与曲解淹没。


因此,不论任何形式的影评(长评、短评、专业评论、观众吐槽),都会通过与电影本身的比对,产生折射效应,并最终沉淀为该作品的“颁奖词”或“墓志铭”。影评的意义,也不会因作者队伍的水平不一,不会因电影业界的忽视而消失。好的影评、坏的影评,赞扬的影评、诋毁的影评,它们掺杂在一起形成的“交响曲”,哪怕声音杂乱,都不会使得这一文体死亡。


之于编剧、导演、演员这一电影创作队伍的核心,影评具有指导意义,影评的出发点千变万化,多数影评都是带了个人化色彩极强的好恶感的,针对一部电影,也可以从社会、文化、娱乐、心理、经济等所有你能想到的角度出发,而这些角度往往是电影创作核心的盲点,也许多创作者,是从影评里读到了自己作品的优点与不足,也有一些作品(如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因为影评而成为了经典。影评是不会照顾创作者感受的,影评通过强加的方式,对一部电影进行全方位的解读,能禁得起这种解读的程度,决定了一部电影的成功程度,对不同解读抱有同样宽广的胸怀,决定了一位创作者的作品高度。


对于产业而言,影评更为重要。影评是观众的内心呼声,就算有再多的业内人士,骂观众配不上看好电影,觉得观众是庸众、活该被骗钱,认为观众无独立审美、一切从俗……但最终一点,花钱买票看电影的是观众,与观众娱乐意愿相违的电影,就算在艺术层面高高在上,但也长久不了。影评是建立在电影产业与观众之间的一道沟通桥梁,影评永远会呼吁商业片多一点艺术性,艺术片多一点商业性,并找到两者结合的最高点,满足不同观众群的需求。聪明的从业者,应该从影评当中,敏锐地揣摩到电影业在不同时期应该呈现的状态,应以什么样的作品,占取在业界的先机。


毒药近期要启动的一项影评人大赛,吸引了数十位影视、媒体、出版界的大腕担任评委,之所以有如此多人愿意赴这场影评之约,还是表明人们对影评抱有很大的兴趣,想要观察一下,究竟影评会写成什么样子,影评对电影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影评的未来走向会如何。毒药提出了“独立影评人”的概念,在缺乏独立媒体以及一份体面的稿酬的大环境下,想要出现多位“独立影评人”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影评真的能成为产业的重要一环,能凸显它的更大价值。毒药在意识和具体行为方面,是在往独立媒体的方向发展的,只是这会让它承受更多的压力,要有强大的推手来护航。


毒药创办人侯小强曾在博客时代和网文时代翻云覆雨,博客时代曾推出博客女王徐静蕾、意见领袖韩寒等,网文时代则推出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众多如今身价上亿的作家。进入影评领域,是侯小强作为文化推手的第三个动作,相比于博客与网络文学,影评领域的开垦难度一点儿也不低,但电影业乃至电影衍生业的潜在价值巨大,有全民影评、全民文艺作为背景,毒药会找到属于它的位置,成为影视行业一个集纳多方观点的公共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