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夏洛特烦恼》和《佩姬苏要出嫁》是豆浆和牛奶的区别

搭《夏洛特烦恼》“抄袭事件”风,有视频网站放出了《佩姬苏要出嫁》的原片视频,并加上了糟糕至极的中文字幕。最终还是没能抵过好奇心驱使,观看了《佩》一片,看完之后,对《夏》“抄袭”与否已经有了判断。


《夏》是男主角喝醉了,倒在洗手间穿越回了高中,《佩》是女主角昏倒了,倒在聚会现场回到了高中,单就这一点看,两片的开局是相似的,“穿越”理由都有些牵强,这也是《夏》被指认“抄袭”的一个最鲜明特征。


另外一个有雷同嫌疑的是,《佩》中的女主角给男主角写了一首歌,这令人敏感地想到,《夏》中的男主角,是靠翻唱未来的流行歌曲,而在穿越回去的时光里“一炮而红”的。这点非常重要,因为作为《夏》最重要的“冲突点”之一,如果只是简单地拷贝,就与影片的开头形成了呼应,“抄袭”的可能性会加大。


但在《佩》中,并未点明女主角为男主角写的歌,是抄自未来的流行歌曲,男主角也未演唱这首歌,因此,“写歌”行为只是《佩》片中的一个点缀,是女主角表达情意的一个小手段。


而回过头来看在《夏》中,男主角为“扬眉吐气”,悍然把那英、周杰伦的成名曲与代表作,提前演唱,自然“名利双收”。在《夏》中,这个设定特别重要,因为,穿越只是改变命运的一个开始,如果没有偷唱未来流行天王、天后的作品,那么即便在高中生活中,男主角一样是平庸无为的学生,故事的戏剧性就很难成立。就《夏》的整个创意水准来看,“偷唱”远比“穿越”更具核心价值。


当然,两片在大结构上有类似的地方,在主题上也都是“寻找真爱”,这很容易被混淆成“抄袭”。但需要明了的是,电影百年以来,基本的戏剧结构已经稳定成型,就那么几个,“寻找真爱”的主题也非常普遍,各国电影作品均有表现,区别一部电影是否抄袭,单从结构与主题入手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信息来证实。


也许我们该注意一下两片的类型。《佩》虽然也被标记了“喜剧”的类型标签,但全片观看过程中,并无一处令人发笑之处,它更多是在表现1980年代美国青年的理想与爱情,在凸显女主角的情爱矛盾。而《夏》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喜剧电影,是融合了小品、二人转元素的剧情片。《佩》和《夏》的区别,是豆浆与牛奶的区别,是蛋糕与冰激凌的区别。


既然是“穿越”噱头引发的故事,那么比拼一下想象力,也能验证是否存在“抄袭”。在想象力方面,《夏》明显要比《佩》要高明许多。在《佩》中,最有想象力的一幕,出现在女主角找爷爷帮忙,借助一个“组织”把她送回去,除此之外,对于“穿越效应”的描写并不多。但在《夏》中,男主角在大多数时间里,都在运用自己的“超能力”,来投机取巧,时刻提醒观众这个“白日梦”做的爽。因此,两片又有了一个明显的区分,在《夏》中,第一主角是尽情使用自己的“超能力”,让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佩》中,第一主角并没有利用自己回到过去的信息优势,为自己谋取利益。


一个是“屌丝青年逆袭记”,一个是“傻女孩找到真爱”,两部电影的表达目的并不一致,创作手段更是迥异。《夏》片导演说从未看过《佩》,究竟看没看过,无法考证。但“抄袭”毕竟是个严厉的指控,如果各方面证据不足的话,对创作者带来的伤害的确不小。同时,这次事件也暴露出影视行业缺乏一个“抄袭鉴定委员会”的弊端。如果行业内有专门从事版权鉴定的组织,或可快速解决类似争议。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