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我的青春期》:让诗意与神话统统破灭

当《珍重》反复出现在《山河故人》里的时候,《水手》则两度出现在《我的青春期》里,其中一次还是打了字幕的长插曲。以歌传情,是青春片的常见表现手法,如果说《珍重》的歌声里充满着惆怅与失落,那么《我的青春期》里的《水手》,则保持着这首歌流行时所特有的“诗意混杂着励志同时又无比哀伤”的元素。


作为导演郝杰的自传电影,《我的青春期》逼真还原了一名初中生的生活原生态以及懵懂的情感,在诸多青春片当中,该片的原景重现程度是最高的,这需要两个支点才能够达成:一是导演对初中时期的生活记忆非常深刻,往事历历在目,二是影片选取的记忆点非常有代表性,能够直戳同龄段观众的心窝。


影片的故事跨度有点大。前半截是纯粹的校园故事,一个貌不起眼的男生和一个女神一样的女生莫名其妙地互相暗恋,这样的故事无需太多技巧,用足荷尔蒙元素就够了。后半截是社会故事,包贝尔饰演的高考落榜生闯荡到了北京,阴差阳错地变成了一名导演,他想要回到故乡,拍摄校园初恋往事。


和《致青春》同样的结构,但在后半截《我的青春期》在面对现实生活的时候,选择了更残酷的一面。《致青春》的故事高潮是,成年后的女生在赴约男生去看演唱会的路上出车祸而死,这是琼瑶式的浪漫。而《我的青春期》没有选择让“屌丝导演”衣锦还乡,上演一场没啥意思的“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的戏码,这让电影有了意思也有了意义。


让诗意与神话统统破灭,让绝望的人更绝望,这是《我的青春期》的诚实之处,“导演”的回乡之旅即惨痛又无助,当年的女神大了肚子怀了别人的孩子,自己的亲爹冤死只换来不到10万元赔偿金,想去欺负一把当年欺负过他的社会青年,却发现那个叫“陈浩南”的痞子已经沦落到街头卖烤串……这一系列的情节,把电影的意图很直接地呈现出来了:中年之痛,是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得不面对的人生问题。


《我的青春期》是拍给年轻人看的电影,也是拍给中年人看的电影,它把现实里中年人不愿意面对的一面血淋淋地亮了出来,那些当年纯真无比的孩子,是怎样被岁月与社会改变了心灵,在深陷庸俗与事故的日常生活中的时候,又怎样能洗脱被强行加在身上的“罪与恶”,重新当一回爬到旗杆顶端自由自在的少年?


这是一部货真价实的商业片,为了能在院线尽可能获得好一点的成绩,导演在克制自己的文艺欲望,近可能地把它拍得很“正常”。但在影片结尾,郝杰还是大大地文艺了一把:相恋的男生和女生在拍摄现场失踪,然后出现在一片洁白的雪地里,奔驰的骏马拖来不相衬的雪橇,不认识的中年人拉上两个孩子踏雪而去……其中寓意,不同观众会有不同理解。


而我的看法是,在那一代年轻人眼里,雪还是《红楼梦》里的雪,雪一下来,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如同他们曾经有过的青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