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云中行走》:对平庸生活的一种蔑视

重现纽约双子塔和看这版故事版的《走钢索的人》,同样让人心潮起伏,911之后,双子塔不复存在,而《云中行走》又逼真地用技术还原了它,看到直耸入云虚拟出来的双子塔,心中忍不住想,假若真的双子塔还在,观众在欣赏电影时,会更多一些现场感与惊心动魄吧。


1974年,法国杂技艺术家菲利普·帕特假扮记者进入尚未完工的世茂中心塔顶,趁夜在两塔之间搭起钢索,并于清晨时分,完成了他惊动世人的行走。在帕特此举之前,纽约人对双塔并无特别感情,甚至许多人觉得它“生硬、冰冷、无趣”,而帕特的行为,为双塔注入了人的元素,让双塔拥有了情感的温度,可以说是帕特是最早启动人们对双塔喜爱之情的人物之一。


代表作为《阿甘正传》的罗伯特·泽米吉斯成为《云中行走》的导演,因此《云中行走》多少都带有点阿甘的味道,帕特重复着对一件事物的热爱,如同阿甘一样热衷跑步一样固执,帕特生硬性格中所包含的温存,也曾是阿甘性格里吸引人的地方,但相比《阿甘正传》,《云中行走》的励志风格淡多了,它更像是一部视觉大片,内容为形式服务,以刺激那些恐高观众为乐趣,让观众在手心、脚心冒汗的状况下,体会一把啃“变态辣鸡翅”所带来的生理痛感与快感。


《云中行走》抛弃了人文性,采取商业大片常用的节奏以及煽情技巧,来调动观众注意力。在观众已经预知到剧情的前提下,再刻意制造悬念已不讨巧,所以泽米吉斯采取了在狭小空间把戏做足的办法,来拉长整个走钢索过程的紧张感。真实的帕特在潜入塔顶之前,可能是顺利的,但影片里的帕特却历经了曲折:脚板被扎,电梯拒载,警察巡视,潜伏等候,箭簇射失,同伙临阵脱逃,陌生人闯入……这些“量大而足”的细节,足以把观众的心脏攥成一团,承受力弱的人,有可能会产生晕眩、呕吐之感。


好在,等到关键戏份时,泽米吉斯开始让观众释放情绪,走的过程中没再恶作剧般地“生出是非”,而是尽情展现帕特克服内心恐惧、征服钢索的畅快淋漓感,那一定是比性爱要愉悦许多倍的感官愉悦,那一定是可以产生与上帝比肩的神一样的滋味。不过,那是属于帕特一个人的体会,为了让观众也能分享到一点他的快乐,帕特开始了他在钢索上的杂耍,并且调戏前来逮捕他的警察,这已经可以让观众满意了,恐怕多数观众都像警察那样,对帕特又爱又恨,内心潜台词是“快下来吧,祖宗!”。


《云中行走》不是动作片,但却拥有《速度与激情》等令人血脉贲张的元素,它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动作电影,虽然角色的肢体语言如此单调,但却拥有直通灵魂的魅力,它会促使观众去想象人类的极限,追问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寻找活着的源动力。它是对多数人平庸生活的一种蔑视,鼓励更多人去探寻内心最想要的东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