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年兽大作战》:古老神话找到现代性


我想象中的年兽,要比《年兽大作战》中塑造的年兽形象更邪恶些。按照古老的传说,年兽是汉民族神话传说里的恶兽,每逢过年的时候,就会窜进村子里作乱,吃掉所有人的头颅,村民们利用年兽怕火光、怕巨响、怕红色的弱点,用放爆竹的办法驱逐年兽。所以,现在我们依然能在春节的时候贴春联、放鞭炮,玩得不亦乐乎,要感谢这个丑陋的怪物兴风作乱,否则真没春节这个乐呵劲儿了。


春节期间带孩子看《年兽大作战》,作为成年观众,会有一点点的不满足,因为它不像《三打白骨精》中的白骨精那么暗黑,也不像《美人鱼》的章鱼那么夸张,年兽被塑造成了一个乐呵呵的、带着点温暖意味的老好人形象。但《年兽大作战》对年兽进行了颠覆性的改造,它变成了春节的拯救者,邪恶的大鱼取代了它的位置,成了大反派。


这样的改编有着独到的匠心所在。年兽要不要按照传说中的形式,一定要把其妖魔化?对应卡通片的特点而言,长得丑陋的怪物不一定是讨人厌的,比如史莱克,但性格不好的非人类,一定是不会被观众接受的,因为代入感的存在,观众会从影片角色的身上,去寻找与自己内心存在共鸣的质素,当年兽换装归来,成为春节的捍卫者,它的英雄形象才得以成立。


有人觉得《年兽大作战》没有其出品人宁浩的痕迹,这大概是对宁浩的一种误会。宁浩的真人电影,整体看来是喜剧的、重口味的,但无论是《黄金大劫案》还是《无人区》,宁浩的电影价值观都是淳朴厚重的,到了《年兽大作战》这部动画片的时候,宁浩为这部影片灌注了更直观的东西,当然,从商业层面考虑,影片这么处理也是为了年兽形象的可持续运营。


电影的公映,让我们开始思索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我们需要一个上蹿下跳的邪恶年兽,还是需要一个内心善良、作风正派的年兽?这是两种神话观的交战,在传统的神话观当中,一定是善恶分明的,只有突出恶的属性,才能显示善的强大,我们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模式。但就神话的现代性来看,让年兽回归萌派,重新制造一个它的敌人,这更有利于观众去比照神话与现实。


《年兽大作战》是一部现代感十足的动画片,里面有观众熟悉的现代符号。这么处理是为年兽——这个古老怪物的落地,建立了一个跨越时空的逻辑关系,这是所有商业动画片的创作趋势。回顾过去这么多年的国产动画片,之所以难出新意,难出经典佳作,其弊病之一就是拘泥于原作、传说中,无法生出新芽,《年兽大作战》眼下的处理方式不见得是完全正确的,但它却是国产动画开发传统文化宝库的一个范例。


在春节档公映的几部电影中,《年兽大作战》是唯一一部以孩子视角讲述的电影故事,电影里有童心,有童话形象,有单纯价值指向,孩子们看它能够开心,就是对它最好的评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