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叶问3》:这次叶问为什么没把泰森揍得抱头鼠窜?

《叶问3》被默认为《叶问》系列的收尾电影,或是因为这个缘故,影片核心显得沉静、内敛,它几乎全部的故事,都是基于市井背景出发、站在民间立场上的,你会有些惊讶地发现,以往武打片中常见的民族立场、家国情怀等宏大叙事,已经悄悄淡化无痕迹。


武术电影的创作这些年也陷入意识形态的泥潭,从作品中可以感受到编剧、导演的焦虑,一方面观众希望从武术片中找寻所谓“燃爆”的元素——对外痛击洋人、维护民族自尊,对内惩恶扬善、肩负秩序维护者角色,另一方面,观众也对武术片创新提出更高要求,怎样才能去掉武术片的虚妄成分,包括对所谓江湖侠义、武林精神的含糊解读,让武术传奇人物落入凡间。


《叶问3》有意做了这样的尝试,保卫孩子们上学的学堂,成为中年叶问在这个故事里最大的任务,当一个温情的丈夫,是叶问最想要的责任,放弃对咏春正宗的追逐,是叶问最透彻的领悟……被神话的叶问,在这个故事里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人的本质,武术为江湖所用、为社会服务的功能,也被重新审视、提炼,变成自我认知的工具,由此,武术的境界问题,也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


叶伟信尝试像王家卫那样,把符号化的叶问变成文学化的叶问,一位动作片导演的文艺手段,透露出简单的笨拙和真诚的质朴,几度被运用的叶问陪太太跳舞的情节,起到了对叶问进行新的形象建设的作用,当张天志自立牌匾自诩“咏春正宗”的时候,叶问正与太太在舞厅切磋技艺,那一刻的叶问不是高手叶问,而是多情叶问,或者说,通过用情,叶问也真正明白了一名武者的责任,不在于江湖,不在于社会,更在于家庭。


《叶问3》的格局没有因此变小,相反,滴水见海的方式,更可帮人去检视千百年来被当作器具使用的武术观。当我们明白,多少年来被仰视的武术,在真正的搏击面前,并无法拥有必胜优势时,就要开始去琢磨,武术与传统文化中修身、养性的联系。武术的最大魅力,真的不是赢,而是和,是张天志斗输之后,心平气和的认输,是泰森饰演的拳手,与叶问打平之后放弃对市井平民的祸害。


当泰森加盟《叶问3》的消息传来,最令人担心的就是,泰森被叶问痛揍一顿抱头鼠窜,放在以前,这是多数武打片不折不扣的爆点与高潮,痛揍泰森这一标志性的西方拳击手,也会满足不少观众的内心期待,但影片采取了令人意外的做法,叶问与泰森打了个平手,甚至在一些细节部分,有意作了些微妙的处理,叶问不能败,那么泰森就一定要败才能满足观众吗,不见得,泰森目送叶问离开,僵硬的表情变得舒缓,同样能够让观众松一口气。


保卫学校、拜访泰森、约战张天志,这是《叶问3》的三个叙事板块,但贯穿全片的,是叶问与太太张永成的家庭情感,电影也通过台词的方式,表达了在西方电影中常见的家庭至上的观念,这会让人在观影的某一刻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