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好莱坞会怎么拍《白毛女》?

《白毛女》在中国是个闻名遐迩的故事。“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这个经常出现于各种晚会的著名唱段,让“红头绳”成为农民阶级唯一的小布尔乔亚符号,在困苦生活中传递出来的这点浪漫意识,让人看到农耕生活中人们舒展、温情的一面。


但这个故事之所以能够流传下来,根本原因在于它有一个极强的、不亚于莎士比亚经典戏剧的悲剧内核。由家庭贫困、阶级压迫、爱情无力等种种元素构成的社会困境,紧紧地困住了一个叫喜儿的普通女子。她奔向深山、穴居山洞,本质上是逃向自由,新版的3D电影《白毛女》以CG的方式表现了喜儿在奔跑中一头黑发变白的过程,白发是这个悲剧故事最鲜明的反抗符号,因为白发为这位弱小的女子赋予了神奇的力量,由民女到仙姑身份的转变,由被迫害者到被众人跪拜的仙姑身份,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与深沉寓意。


3D《白毛女》恢复了最早的歌剧形式,片方也在着重强调这一点,这意味着后来各种版本被加进去的因素,在这一版中会被删除,保持原作的真实面貌与细节,成为这版电影把艺术性放在第一位的初衷。故事变得简单,用意也不再庞杂,甚至有点儿好莱坞风格。在观看时想到最多的是,如果好莱坞改编这部电影会怎么拍?美国人一定会以白毛女逃向深山为开场,以地主老财在仙姑庙里被吓得魂飞魄散为第一个高潮,喜儿与大春的爱情胜利为大团圆结局,让观众看得酣畅淋淋。


《白毛女》是个筐,啥都可以往里装,它的悲剧内核让这个故事具有丰富的兼容与扩展性,它可以被改编为多种类型电影,比如爱情片、悬疑恐怖片、复仇片、社会批判片……自然,把它变成表现积极斗争的载体,也最合适不过。但眼下这部电影,好像淡化了阶级斗争的戏份,地主的丑恶与贪婪,更倾向于人物服务于故事的戏剧化需求,电影的表达主题,也倾向于平凡但幸福的生活被打破后,穷苦人如何团结起来捍卫自身利益。


雷佳接棒白毛女的角色塑造,在表演上她继承了郭兰英、彭丽媛等前辈白毛女的表演风格,年轻演员出演经典形象的困难在于,如何去除身上的现代气质,真正走进历史,让角色从外形到内在,都能把观众带到戏里,在观看时不至于出戏。雷佳做到了这一点,喜儿对父亲的小女儿式的依恋,在极端贫穷的环境里仍然对生活抱有的美好憧憬,都被她处理得真实可信。头发变白后的“画风突变”,喜儿形象由温顺到凌厉,与大春重逢后瞬间回到人间,情感力量重新灌注于体内,这些细节均表明新一代白毛女已经顺利刷新经典形象。


3D技术拓展了歌剧舞台的空间。在现实生活中,观众席与舞台的距离感虽然近,但无法读到演员的面部信息,3D解决了这个问题,有一些时候,会产生与人物同呼吸的错觉。《白毛女》一向被认为是老年人喜爱的作品,但这次3D技术的融入,或会吸引一些年轻观众的好奇心,他们在打量这个经典故事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观点,这也是值得关注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