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背后,无法消解的压抑与沉重

因为“媒体版”“自媒体版”的推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在朋友圈刷屏了。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最早出自社交媒体,被一些网友用于朋友之间的调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句话逐步发展成为网络流行语。有人翻出了澳大利亚绘本作家潘蜜拉·艾伦的作品《谁弄翻了小船》,认为它才是“翻船体”的源头,也有人觉得,是微博博主喃东尼以两只企鹅为主角的漫画,点燃了“翻船体”。


“翻船体”的起源已不重要,它和此前流行的诸多网络语体如“凡客体”“甄嬛体”等一样,首先是个体创作行为,流行于小圈子,然后是网络大V助推,媒体关注,最后形成一轮话语狂欢。“翻船体”接棒“你咋不上天呢”,成为最热的网络语体。


“翻船体”的火爆是有着很长时间的情绪积累的。在2012年前后,曾流行过“暴打分手体”,当时网友使用这个语体,来吐槽自己所学专业领域内的知识不被他人了解的苦恼。2014年前后,“绝交体”也曾短暂流行,朋友之间在社交媒体上一言不合,“绝交”二字便脱口而出,有段时间,微博上的绝交言论不绝于耳。衍生到“翻船体”的时候,因为有了漫画载体,更符合当下社交媒体环境的传播需求,网友们才得以用更畅快的心态,大肆进行“翻船”。


媒体向来是各种网络语体的最大推手,这次也不例外。“翻船体”的刷屏,说明媒体人群体的参与特别重要。如果不是大量媒体人和自媒体人自发创作与转发、点评,“翻船体”仍然会在微博平台上流行,不会外溢到朋友圈以及传统媒体。而媒体人参与的时机也很有意思,因为在当下,媒体人创业正在潮流当中,“翻船体”的“媒体版”和“自媒体版”,恰好把他们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与困惑表达了出来。


仍在传统媒体打拼的人,正盯着那些创业的自媒体人,而已经双脚踏进创业河流的人,正在体会着经营自媒体或者从事其他领域创业的快乐与痛苦。媒体的形态在割裂,媒体人的心态何尝不是,但因职业属性限制,媒体人吐槽并不容易找到好的方式与语言,“翻船体”则为他们提供了一次吐槽的机会,他们用这种特殊的形式,说出了那些平时不太好说出口的种种“不容易”。


认为社交媒体时代人们的友谊脆弱了、不稳固了,这显然是对“翻船体”的误读。“翻船体”恰好隐藏着对友谊的一种信赖,“说翻就翻”的背后,反而是某种安全感的凸显。两个人(或者两只企鹅)能坐在一条船上,本身就证明了他们在生活方式与价值观等方面具备共性,也为其中一人倾诉心声创造了环境与空间,可以预见的是,翻船之后,两人一定会齐心协力再次把船正过来,继续在友谊的海洋中航行。


让友谊的归友谊,让翻船的归翻船。“翻船”表达的内容,其实一点也不新鲜,不过是现代人工作压力与心理压力的另一种说法。对一些超出自身能力的委托,对一些根本无法帮助实现的求助,以及合作过程里甲方的蛮横态度,“翻船体”的传播者,在现实中是无法还击的,当朋友也提出类似要求时,“翻船”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从心理学的层面看,人们面对熟人,可以说翻脸就翻脸,是因为他们很快可以通过理解与谅解,重新建立关系,而面对陌生人,则没法随时保持“翻船”态度,否则很容易失去合作机会,变成孤家寡人。


“翻船体”越狂欢,其背后的事物就越沉重。对应“翻船体”的,恐怕是社会上无处不在的焦虑感。传统媒体人与新媒体人在焦虑,其他领域的人何尝不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焦虑。“帮我策划一场热点事件,影响越大越好,钱越少越好,最好不花钱”,“帮我微信做篇‘10万+’,不能标题党,要走心别走肾,我们跟那些厕所读物不一样”……看到“翻船体”中这些不断被变化内容的语体,明显能体会到,这些内容与通行于现实社会中的急功近利、浮躁虚荣是相对应的。规则的混乱,底线的失守,才是导致友谊的小船翻掉的根本原因。让人焦虑的是,规则与底线,已经类似河底看不见的淤泥,起不到稳定友谊小船的作用。


回避负能量,尽可能地弱化现实的沉重,成为很多人的本能。用狂欢式的网络话语,来为内心拥堵的情绪提供纾解之道,在将来仍然会是人们网络行为的重要构成。从积极的层面看,“翻船体”起到了活跃群体气氛的作用,也有一定的激励成分在。然而避免不了地,狂欢之后消极情绪仍会主导一些人的内心,这是“翻船体”解决不了的沉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