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情况不妙》:底层在挣扎、顶层在出逃的社会隐喻

《情况不妙》使用了二手玫瑰创作的歌曲《命运》,这是一首创作于2009年的音乐作品,影片以此曲开场,并且在全片中多次使用,音乐与电影的内在表达很是一致,这部喜剧电影,借着喜剧的壳儿,把社会的真实一面,真切地呈现了出来。


“哎呀我说命运呐,是否每天忙碌只为一顿饭,是否幻想里只有绫罗绸缎,是否爱人已爱成了一个伴儿,是否半夜里心痒痒地直蹭炕沿儿”。这几句歌词,是片中角色阿狗和牛大伟的真实写照。尤以牛大伟为代表,他是一个城市里开三轮车的底层人,到加油站服务人员都不愿意给他的车加油的那类人,他和阿狗以及阿狗的妻子,是生活在城市底层人的代表。


看不太出来影片的故事发生在北京还是上海,抑或别的大城市,镜头迷恋于市井街巷的混乱、复杂,逼仄,这是镜头的一种刻意描绘,它给人一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发生在这几个底层角色身上的喜剧,更是给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片中的一些情节让人发笑,但笑总是伴随着苦涩出现,这决定了该片,不是以恶搞为目的,当然,要说它批判得有多深,也未必见得。


《情况不妙》让人想起前段时间流行的一句话,“底层在挣扎,顶层在出逃”。与底层为了生存跑断腿、用命去挣钱不一样,证券公司董事长在诈骗诸多投资人之后,开始了他的逃忙计划。在董事长身上,可以看到社会上常见的投机主义、拜金主义,以及成功学,董事长的最大愿望,不是踏踏实实工作,而是急功近利,卷钱一跑了之,仿佛跨过国门,就是天堂一样的生活。这是多少有钱人、贪官污吏的梦想,出逃,成为悬挂在社会主义天空的一个幽灵,它让无数人为之倾倒。


董事长助理周阳和董事长女秘书lily,恰好又在这部电影中,担当了中产阶级的代言人,这两位,小有财富,平时胆小怯懦,偶露峥嵘,习惯于欺上瞒下,精于计算,穿梭于顶层与底层之间,想要收获利益。他们两个的存在,恰好弥补了“底层在挣扎,顶层在出逃”留下的中间地带,“中层在沉沦”,周阳与lily身上,就充满了沉沦的气息,这气息在社会上普遍存在。


电影的现实主义色彩,不仅压过了它的喜剧类型特征,也使得黑色幽默等喜剧表现手段,被弱化于创作者的野心之外。剧情所采取的环环相扣的表达方式,也是喜剧电影久经市场检验的常见方式。若带有管窥现实的眼光去看待《情况不妙》,或会读懂它喜剧之外的一些言外之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