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放弃、牺牲、祝福是爱情电影的主流价值观

朱莉娅•罗伯茨主演的《我最好朋友的婚礼》公映于1997年,前不久才看了它,觉得是部有意思的电影,因为它的故事,直接指向了现代人对爱情的盲目与混沌,爱还是不爱,总是处在一个犹豫不决的状态,有许多爱情,直到走向婚礼殿堂的那一刻,还搞不清楚自己牵手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爱。


现在,这部电影拍摄了中国版。对应罗伯茨的角色,中国版选取了在中国人气不输罗伯茨的舒淇。舒淇近期令人印象深刻的爱情片是两部《非诚勿扰》,可以看出,在新片中她试图脱离《非诚勿扰》中的梁笑笑形象,还通过片中人物顾佳的口吻表达了这样的愿望,“你以为这是非诚勿扰啊?”。


不过,在这部中国版的《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中,顾佳的出现,还真有点“非诚勿扰”的意思,作为时尚杂志主编,放弃米兰时装周每天12个活动的日程安排,立刻买机票去参加最好男性朋友的婚礼,这份诚意十分可佳,而打定心思要扰乱婚礼,成为程咬金式的半路新娘,则意味着有一地鸡毛的故事要发生。


对比两部电影,美国版的女主角是一档电视评论节目的评论员,而中国版的女主角则是超高人气的时尚杂志主编,这种身份的变化其实挺大的。在以往国产影视作品塑造的时尚女主编形象中,总是一副高冷得令人惧怕的样子,舒淇饰演的这个人物,也有时尚女主编的矫情成分,但当她脱离自己的主编位置,变成一个追爱小女生的时候,观众就会忘记此前种种,被她带到傻萌的少女情怀里。


顾佳与她倒追的男主角冯绍峰主演的体育记者林然,有过可以走进婚姻的机会,在米兰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内,林然的求婚话语已经脱口而出了,但顾佳却选择了装傻充愣。这样的女性心理挺奇怪,但也是现实存在,当时没有答应林然,有诸多的可能,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两人青梅竹马,太熟悉了,不来电,没有异性冲动,等到到了一定的年龄,意识到爱情不是荷尔蒙发作,而是寻找舒适的人在一起,自然就有了想要结婚的愿望。


林然之于顾佳,当然是最舒适的那个人。林然的品质她知道,林然的过去她了解,林然的努力与向上,也能满足她的虚荣心……但顾佳最大的错误是,把林然当成了退路,说难听点,是当成了备胎,有退路的女人自然会更多一些自信,但当备胎的男人当久了,一旦决定离去,是难以再选择回头的,从这点看,中国版的故事更符合人性一些,林然仍然纵容顾佳,只是感情已经彻底退化成为了友情,他已经有了想要照顾一辈子的人——尽管他的结婚对象,有着更表层化的矫情与虚荣。


无论是原版还是中国版的故事,其中的关键词“最好朋友”、“婚礼”,组成了一个令人遐想的空间,这个空间的产生,首先源自“最好朋友”的暧昧,以及“婚礼”对暧昧成分的剔除。“最好朋友”是民间的、散淡的、清新的,而“婚礼”则是官方的、充满仪式感的、温暖的,了解了背后的含义,就不难看出它们之间的对立色彩,这种对立,就是戏剧魅力。


国产版电影的导演陈飞宏清楚地制造对立的戏剧性,影片从头到尾都在制造对立,为了实现对立的效果,甚至让舒淇身上有了“作女”的元素,和罗伯茨饰演的角色一样,舒淇饰演的角色一样有“讨人嫌”的元素,但到最后,顾佳还是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这种自我救赎是有意味的,意味着“放弃、牺牲与祝福”,显然,对于爱情与婚姻的价值观,这三个关键词是绝对的主旋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