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金牌象征的宏大意义必然会被持续消解

奥运会结束后,一条新闻引起了关注,印度在里约奥运会上,一枚金牌也没有获得,作为拥有全球六分之一人口的大国,金牌数量与其人口总数显然不成比例,但印度人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事实上,自1980年以后,印度就基本与奥运金牌无缘了。除了2008年在北京奥运会获得一枚射击金牌外,整整36年,印度人都是奥运金牌的看客,放在别的国家早急了,但印度人民不急,更没有什么羞辱感。换句话说,他们从来没有金牌焦虑过,得不得金牌,得多少金牌,他们一点儿也不在乎。


世界其他国家,也对印度奥运金牌数量如此之少漠不关心。反正金牌榜上,总是美英中俄等少数几个国家在竞争,在今年奥运会奖牌榜上排名第75位的印度,早已湮灭于众金牌小国间。坊间有笑言,人们永远会记得冠军,而忽略亚军与季军,像印度这样的“金牌小弟”,不被重视也正常。


谈到印度,人们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国家的IT业很发达,印度人已经占领了硅谷,第二印象是该国的GDP增速挺高,2016~2017财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为7.9%,将经常排在GDP增速老大位置上的中国甩在了身后。除此之外,就是颇受中国游客欢迎的旅游业了,富裕起来的部分中国人,在人均收入很低的印度,找到了可以大胆消费的土豪感觉,这莫名让人对印度产生了不少的好感。


有些国家重视金牌,是因为外界的期待太高,比如美国,作为全球霸主,奥运金牌榜第一位的有力竞争者,如果它的金牌数量突然跌落,肯定会成为一大话题。在冷战思维遭人鄙弃的时候,良性互动才是柔和展示国家实力的上佳做法,奥运会于是便被赋予了大国之间争夺话语权的较力场。


不过,以本届里约奥运会为标志,“奥运较力场”的诸多功利与虚荣元素,差不多也被剥落殆尽了。比如中国,在勇登2008年奥运会金牌榜首位之后,国人对奥运金牌数量的热情开始下降,到了今年,“金牌多少无所谓,开心快乐就好”,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成为了主旋律,公众开始享受奥运的花边,比如傅园慧的“神表情”,秦凯向何姿的求婚等,就连郎平率队夺得女排冠军,激起的反响也更多倾向于怀旧,而非打鸡血式的狂热庆祝。在中国,淡看金牌数量的氛围已经形成。


不光不在乎金牌,有的国家连奥运会都开始不在乎,BBC的一次民调显示,众多英国人后悔办2012年伦敦奥运会,67%的受调查者认为,把办伦敦奥运的钱花在别处可能更好。因为得不到民众支持,担心增加纳税人负担,美国波士顿甚至放弃了申办2024年奥运会。当这些国家连举办奥运会的兴趣都没有,还会在乎金牌数量的多少吗——众所周知,举办奥运会多少都会给增加奖牌数量带来好处。


网络化的生活方式,以及人类个体越来越自由、越来越独立的精神姿态,都在不断分解奥运金牌所带来的集体荣誉感。人们开始拥有这样的认知:追逐金牌,更多是运动员实现个人价值的体现,将金牌与国家荣誉捆绑,所带来的轰动效应势必呈下降趋势。奥运会这一起源于古希腊的体育竞技活动,必然还会长期存在,但金牌所象征的宏大意义,也必然会被持续消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