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德艺双馨”入法没那么简单

据报道,《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第二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增加了很重要的一条,是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艺人要“德艺双馨”,这个建议已经被采纳,也就是说,“德艺双馨”真的有可能要入法了。


以前广电总局,时常对“劣迹艺人”给予指导意见,要求制作与播出机构,要慎重选用“劣迹艺人”,“封杀说”也经常流传坊间。但总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觉得主管部门并无封杀艺人的权力,艺人是否会因其“劣迹”而丢掉饭碗,要取决于观众是否还会对其有消费期望。


现在不能再不以为然了,因为事情已经悄然升级,人大常委会委员任茂东的意见是,近年来个别演艺人员吸毒、酒驾、超生、赌博、扰乱社会治安,造成极不好的社会影响,因此,应通过立法的方式,设立行业禁入制度,对有劣迹行为的艺人,在一定期限内禁止从事影视拍摄,屡犯者终身不得从事影视行业。


但是,因此就将“德艺双馨”入法,总有些说不通的地方。


因为,“德艺双馨”是一种描述性质的品德与能力,这四个字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来自公众层面的社会评价,它没法被细化,也不好被认证。同理,“德艺双馨”作为一种含糊的评价方式,一是没法纳入到某个具体的评价体系里,二是无法找到它的对立面——“德艺双馨”的反面是什么?是“道德败坏”?——这只是一种想当然,如此简单的对比,永远没法找到对称的比较对象。


“德艺双馨”更像是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人的美好一面。但不能以这面镜子为标准,来寻找所谓的“劣迹艺人”。


任茂东委员所说的吸毒、酒驾、赌博、扰乱社会治安,都有对应的法律法规进行制裁与管理。从法律的层面讲,一罪不能两罚,比如某艺人吸毒,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并且已经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处罚,那么,再套用《电影产业促进法》对其进行“封杀”,这从法理上能讲得通吗?


或正是因为这样的顾虑,所谓的“封杀令”,多数只是飘在空中的一道命令,虽然有实效,的确有艺人在犯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法进行职业活动,但这道命令却是没法具体到白纸黑字上的。“封杀令”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只是一种道德要求,理论上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只不过,不遵守的代价太大,没人敢冒这个险而已。


在《电影产业法草案》二审消息传出的同时,还有另外一条重要的娱乐圈新闻发布:黄海波复出了。有网友拍到了黄海波补拍此前未完成作品的镜头,另外,还有一部等待他两年的新戏,也进入了拍摄阶段。可能遭到剧组与代言厂商的索赔,两年没有开工,曾被预测没法再重返演艺圈……黄海波付出的代价不小,但现在能够低调复出,表明影视业仍然愿意给他机会,还会有观众愿意看到他重头再来。因为做错一件事,就一辈子失去工作机会,被打入“十恶不赦”的地牢,这也不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应有态度。


现在“德艺双馨”已经被写进了草案,假若这条真的审议通过,那么以黄海波为例,肯定是不符合这个要求了。但理性地想一下,黄海波真的是因为不符合“德艺双馨”的要求,才两年没露面吗?归根结底的原因,是当时的舆论,以及公众被点燃的情绪,才是让他不得不暂时退出娱乐圈的真正压力所在。如果现在公众对他的复出,仍有强烈反对情绪,那么就算他复出了也形同虚设。


艺人在犯错的时候,会同普通人一样被法律所惩罚。艺人在重返娱乐圈的时候,亦会小心翼翼地尝试去触碰公众反应。当艺人所接受的法律惩罚结束,当公众也开始尝试重新接受艺人,那么,艺人就拥有了走出法律与道德两个层面具体约束的机会。从犯错到被惩罚再到被谅解,这已经形成了一个清晰的机制,而有可能被写进法律的“德艺双馨”,更像是这个机制之外一个多余的产物。


具体的犯错、犯法行为,如吸毒、聚众吸毒、贩毒,都会对应法律法规条款,进行相应的惩罚,但“德艺双馨”却没法去细化,总不能以“德艺双馨一级”、“德艺双馨二级”、“德艺双馨三级”这样的标准来评价艺人吧?因为无论艺人到了“德艺双馨”的哪一个级别(层面),在他触碰法律的时候,一样没法免除部分责任。


所以,作为一种道德品质的要求,“德艺双馨”可以提倡,但入法太难,作为一种口头惩罚可以,但写进法案太难。一旦在没理清头绪、搞清概念的情况下,将“德艺双馨”写进法律,以后必然会遭遇执行模糊、执行困难的窘境,那个时候反而会使法律沾染上不严肃的色彩。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审议有关“德艺双馨”条款的时候,还应头脑冷静,慎重决定。

评论